娱乐新闻

《南哥》:“暖男村干部” 让海外观众有共鸣

 2019-09-24 18:20 来源:中华视界网 编辑:zhsj01 点击量:72

70年来,身份不同角色各异的“农村人”活跃在屏幕上,讲述了时代变迁中的中国乡村故事。

《南哥》:“暖男村干部” 让海外观众有共鸣

《咱们的牛百岁》

《南哥》:“暖男村干部” 让海外观众有共鸣

南哥

70行业影像之农民篇(下)  

金羊网记者 艾修煜

农村是个大舞台,浓缩时代风云,也上演人生百态,各类人物尽显风流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“女人命运三部曲”中历经坎坷的枣花,让观众一边同情掬泪,一边怒其不争;2000年以后,来自东北黑土地的农村喜剧,让全国观众为之捧腹;近年来,为数不少的新型农村干部题材影视作品又喷涌而出………

70年来,身份不同角色各异的“农村人”活跃在屏幕上,讲述了时代变迁中的中国乡村故事。

【农村妇女】

从喜儿到秋菊,越来越能掌控自己的命运

1951年,电影《白毛女》中的佃农之女喜儿,为躲避地主黄世仁的迫害,逃进深山,原本天真美丽、勤劳纯洁的她,变成了不人不鬼的白毛女。11年后,由鲁韧导演、李准编剧、张瑞芳主演的电影《李双双》,塑造了一个与喜儿截然不同的农村妇女形象——李双双。火辣爽直、热心集体事业的她,对自私、爱占公家便宜的老乡直言快语,还帮助胆小怕事又大男子主义的丈夫孙喜旺提高思想觉悟,颇具“谁说女子不如男”的气概,一时大受欢迎。

《南哥》:“暖男村干部” 让海外观众有共鸣

《李双双》

1980年代,电影《咱们的牛百岁》大火。片中的寡妇菊花俊俏妩媚,泼辣善良,受喜爱程度甚至超过了男主角牛百岁,扮演者王馥荔也被观众誉为“天下第一嫂”。王馥荔在口述中回忆,自己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,要带给观众一个“辣而不恶,俏而不俗,媚而不邪”的农村妇女新形象。

王馥荔从细节上用心贴近这个胶东农妇,片中,她吃黄瓜的动作成为经典:“体验生活时,我看到村里的妇女把黄瓜在河沟里涮吧涮吧,水一甩,再往身上一蹭就吃了。但我没完全照搬,为什么?因为菊花是个漂亮的、散发着强烈女人味的农村妇女。”最终,王馥荔将村民原生态的动作改动了一下——涮黄瓜时动作要麻利,甩水时要潇洒,往衣服上蹭水改为往胳膊上顺势一抹,动作一气呵成,将菊花的风韵和个性到位地演绎出来。王馥荔回忆:“菊花的走路姿态,我也学胶东妇女的样子,穿着平底布鞋,步幅很大,腰身扭起来,手臂摆起来,体现出农民特有的一种健美。”

《南哥》:“暖男村干部” 让海外观众有共鸣

《篱笆·女人和狗》

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韩志君、韩志晨兄弟凭借电视剧“农村三部曲”《篱笆·女人和狗》《辘轳·女人和井》《古船·女人和网》,在荧屏上刮起了一股乡村风。在这三部戏中,演员吴玉华塑造了一个历经苦难的村妇“枣花”。这一让人同情掬泪的角色,奠定了吴玉华“苦戏明星”的地位,并让她与李雪健、张凯丽等人同获1992年第三届全国十佳影视演员奖。

但枣花逆来顺受的秉性,已经无法获得当时女性的完全认同。吴玉华多次对媒体“吐槽”饰演此角的憋屈:“我的个性是什么事都往明里摆,却偏偏演了个苦兮兮的受气包,还拍了三部,你说烦不烦?!”她在《从枣花到肖竹心一一关于塑造两个角色的感受》一文中自述,她不愿看到枣花再回到丈夫小庚身边,嫌枣花此举“窝囊”,“如果再接戏,我想塑造一个不同于枣花的崭新形象”。

相比较电视剧对“苦情”“隐忍”“逆来顺受”等农村妇女传统标签的回望,电影银幕上的女性角色却将抗争精神拔到了一个新高度。以陈凯歌、张艺谋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们,在世界影坛刮起一阵中国旋风,横扫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。而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多以农村题材为主,他们塑造的农村妇女身上更多了几分倔强。最典型代表当数《秋菊打官司》中固执要强的西北村妇秋菊,她坚信“打人必须道歉”的朴素道理,为了给懦弱被打的丈夫讨个说法,走上了漫长的告状说理之路……

《南哥》:“暖男村干部” 让海外观众有共鸣

《秋菊打官司》

从喜儿、李双双,到菊花、枣花,再到秋菊,农村妇女形象贯穿了新中国农村题材影视创作,也呈现出妇女在时代洪流中的蜕变和成长。  

【乡村喜剧】

东北故事热拍,欢声笑语中反思农村建设

上一篇:《农家乐》 深入乡 下一篇:为什么战旗美如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