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新闻

“《破冰行动》远没拍出我们的辛苦和危险”

 2019-06-26 02:20 来源:中华视界网 编辑:zhsj01 点击量:103

金羊网 记者黄丽娜,通讯员粤公宣

“我也看了《破冰行动》,看完最大的感受是,电视剧远没有把我们辛苦危险拍出来。”今年,无论是禁毒系统的民警还是老百姓,提到扫毒,必然会聊起以广东2013年的“雷霆扫毒”专项系列行动(陆丰扫毒)为原型创作的大热连续剧《破冰行动》。

在“626国际禁毒日”到来时,记者采访了当年亲历陆丰扫毒行动,卧底“塔寨村(现实中的汕尾陆丰博社村)”2个多月、并在收网行动中带队端掉了6个制毒窝点的一线侦查员——汕尾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林卫东。在谈起这部电视剧时,他却给出了这样令人震撼的评价。

凌晨4点集结早晨8点前必须出村

当年的博社村,与《破冰行动》中的“塔寨村”如出一辙——人口1.4万,全部姓蔡,分成3个房头。2011年前后在蔡东家为首的宗族势力的带动下,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都直接参与制造冰毒,可以对全国乃至世界的冰毒价格产生巨大影响。村里的房屋都没有门牌号码,道路曲折、四通八达,明哨、暗哨众多,陌生人很难进村。想在这里区分出制毒家庭,实施“既不错抓、也不漏抓”的精准抓捕,前期的摸排、侦查至关重要。

已从警20年的林卫东,和其他9名警员,承担起了这个艰巨的任务。“考虑到进博社村必须会讲当地话,所以当时从陆丰抽调了6个人、汕尾抽调4个人,组成了侦察小组,负责进村踩点。”回忆起当年,林卫东说,“我们陆丰的6个人,每天凌晨4点钟到揭阳的一个宾馆集结,2人一组、分成3组,分片、分区域对博社村进行摸查。每天6点之前必须开着摩托车进入博社村,侦察一个小时就必须撤出来。因为到了7点多8点,村里的人就醒了。我们只能趁着每天凌晨,天还没亮,他们戒备比较松懈的这段时间进村侦查。只有这时候,进村才不会被跟踪。”

和毒贩“面对面”差点被打死

而这段宝贵的时间,也是林卫东他们冒着生命危险,不断总结、摸索出来的。“第一次进村的时候,我们就被跟了。因为看上去是生面孔,又不像犯罪份子的‘自己人’,走到哪里就被他们的人跟到哪里,问你找谁啊?干什么的?根本做不了事。”

而第二次进村更为惊险。当时,林卫东和战友想摸清一条巷子的情况,但没想到那是一条死巷,而且非常狭窄,摩托车只能开到巷子的尽头才能调头出来;更想不到的是,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就是一个制毒窝点。

“我们当时正想把摩托车掉头开走时,两个正在制毒的毒贩,带着防毒面具从屋里走了出来,刚好面对面遇上了。”看到林卫东后,毒贩马上拉下面具打电话叫人,“他们在电话里说,这里来了陌生人,你赶快带人来,不管他们是谁,打死他们。”听了这话,林卫东和战友上车就跑。出村的时候,还摔了一跤,牛仔裤都摔破了,但也顾不上疼,马上扶起车又跑,“我们当时想,不能被抓到,不能暴露了身份,破坏了整个计划。”  

靠眼睛、靠鼻子找出一户户制毒窝点

自那以后,为了保护自己,顺利完成侦查任务,林卫东他们开始想办法。“我们不能看着像警察,所以要乔装打扮,衣服、帽子、大金链子都穿戴起来,还在身上贴了纹身,染了头发,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像社会上的‘烂仔’。”除了扮烂仔,各种身份林卫东他们都变换着来,并且在村口观察村里的明哨、暗哨,记录下他们上岗、下岗的规律,寻找犯罪分子“防守”的漏洞。“虽然是乔装改扮了,但有时还是会被怀疑。我们就找村里有红白事的时候进村。因为那时候进出村的人多、杂,他们的警惕性松,比较好隐蔽。总之,就是能想的办法都想了。”

因为制毒分子和居民混杂着,必须一条巷一条巷、一户户去摸排,找出可疑的制毒家庭。而这种摸排,全靠侦查员的经验,“当你是一个缉毒警时,你的鼻子、眼睛就会告诉你哪里是制毒的窝点。”林卫东是可以闻得出制毒的味道的,甚至处于制毒的哪个工序他都能判断出来。“比如,当时是冬天,毒品要结晶需要低温,这家在冬天开着空调制冷,水滴啊滴啊,明摆着是有问题。家门口拉了很多电线、发电机摆着,,还有制毒的桶,对我们来说,这些都是证据。”

博社村总共270多户人家,最后共摸排出100多家制毒窝点和嫌疑人落脚点。

“警队不会有李飞这样的缉毒警”

“我们当时压力真的很大,除了侦查工作的,还有保密制度的压力。”徐卫东和战友的侦查工作是保密的,单位领导甚至分管的副局长都不知道。他们每天4点集结,侦查完还要回到单位正常上班执勤,“有时候你没到单位,同事、领导要找你;有时候说你老迟到、老请假,又要批评你,而我们又不能解释,压力真的很大。”为了做好保密工作,林卫东他们每天都想不同的理由,搬家、看病……想出一个理由大家轮着用。

这样双重压力的侦察过程,持续了2个多月。林卫东他们终于迎来了最后的收网行动。

上一篇:“复联PTSD”还没好 下一篇:《密室大逃脱》收